本來以為松露就該是這樣的味道—
不是很多人用「清香」來形容嗎?
那是,如果你沒吃過新鮮松露的話
 
小說「尋找松露的人」中
把松露形容為一種「牲禮」
在普羅旺斯的傳統中
「松露炒蛋」甚至必須遵照固定的儀式
小說的主人翁卡巴薩
就靠著這樣的儀式催生夢境
與死去的妻子再續前緣
這顆外型醜陋的「黑鑽石」
魔力可見一斑
 
在溫布利亞的鄉間小鎮Bavagna
我吃到了松露炒蛋Frittata al Tartufo
當晚我沒有作夢
(可能是因為義大利人沒有普羅旺斯那套儀式的關係)
可是在享用的那短暫片刻
我確實有作夢的感覺
因為當我清醒過來…
那道菜已經沒了!!


 
怎麼會有一種菌類 味道如此濃郁?
怪不得它要躲在三、四十公分的土壤底下
以躲避山豬的鼻子或松露獵人的木條
還有嗅覺最靈敏的蒼蠅
 
只是那種魔力瞬間即逝
普羅旺斯人那套儀式 其實不無道理--
先將蛋和松露一起置於玻璃瓶內三天
讓松露的香氣滲透到蛋裡
三天後取出兩者拌炒
那味道直衝腦門
也難怪小說裡 這道菜還有催眠效果
滲入松露香氣的蛋汁
與松露成了最好的「婚配」
(用個現代流行語 就是”Marriage”,天作之合?)
 
溫布利亞另一種常見的松露吃法
就是用當地麵條Taglionini或Strangozzi
做成松露義大利麵
不囉唆 蒜頭橄欖油之外就只有松露


 
畢竟有了松露 其他食材實在很難搶戲
也因此 當松露委身於配角時
當松露保鮮時甚短的濃郁香氣消失
當它被做成松露橄欖油、松露醬等副產品
就像看一齣過氣演員的舞台劇
你只能遙想當年她的美貌與演技
因為顛峰已過 剩下只是懷舊
(可是門票還是賣很貴 因為是個”咖”
就像加了松露的橄欖油 價格也要翻兩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ipipi 的頭像
apipipi

夏卡變成貓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Alisa
  • 最近 有機會吃了一小片松露~
    坦白說 當下很失望
    嚐不出來什麼味道 很努力的把早已融化滑進喉頭的松露反覆推回咀嚼~
    但 就是沒有~
    一定是有問題~我只能不斷提醒自己
  • 是新鮮的嗎?
    是不是料理方式的關係?
    之前台北有餐廳推出松露餐
    看了之後有個感想:
    暴殄天物大概不過如此吧..

    apipipi 於 2008/08/21 17:52 回覆

  • Monica
  • 媽呀
    我們家這邊沒有松露
    我好羨慕妳啊
    歌劇大師羅西尼的松露料理網路上找的到食譜
    快去試一試
  • 就算自己沒有產
    要買也不用像台灣
    要被剝好幾層皮吧...

    你知道除了羅西尼愛吃
    大仲馬也有出一本飲食辭典嗎?
    我一直想找 可是台灣連英譯本都沒有
    更不用說是中譯本了...
    不知道會不會有義大利文版本 哈哈

    apipipi 於 2009/03/10 17:29 回覆

  • Monica
  • 喝喝 你還真是貪心呢
    果然和我一樣是愛吃鬼
    腦筋居然動到大仲馬身上了哈哈哈哈
  • 對啊
    讀這種原汁原味的音樂人寫的美食文學
    可比那些愛模仿村上、翻譯功力又差的怪腔怪調好太多了
    (唉幽 我又開始cinica了...)

    apipipi 於 2009/03/12 19:28 回覆

  • liebemonika
  • cinica小姐
    你在我的部落格留言叫我幹掉韓家姐妹是誰啊?
    我資訊好落後

    我不能再同意你更多了
    看到很多翻譯的陳腔濫調我都想揍人了
    尤其是 ㄞ ㄎ 的作品 (我不敢指名道姓ㄝ) 嚴重懷疑不是從原文直翻而是英文已經翻錯了 又直接從英文翻中文 如果你猜不出來是誰 我私下再告訴你
  • 哈哈...你去看煉X廚房、食物的X史就知道了
    我可以理解出版社為了多賣幾本書 找名人背書
    但這樣就可以不顧翻譯品質的作法 我無法苟同

    台灣很多義大利文的中譯本
    都是直接從英文甚至法文(像昨日之島好像就是)翻過來的
    就像我本來想翻的那本"慢食革命"
    打去出版社問
    他們已經找了譯者從英文本翻了

    你說的愛嗑是哪一本啊
    我看過昨日之島、玫瑰和鮭魚 好像還好
    但聽說美的歷史翻得很爛...
    你是指哪一本啊?

    apipipi 於 2009/03/14 09:13 回覆

  • michela
  • 哈哈哈哈哈(慘笑), ...那個什麼花的名字英文的, 那個鮭魚...哀蝌幾乎都不是原文翻的齁. 那個我最近找到黃文捷譯本才敢買的季諾什麼的, 那個什麼卡耳圍糯的, 有一本大家都看不見的城市的, 英文沒譯錯, 中文卻把英文譯錯了...真讓人了無生趣...不過就恨自己不爭氣!
  • 簡體版我常讀起來有種距離感
    劉泗翰算是台灣不錯的譯者
    橫豎我有zeno的義大利文版
    先對照著讀再說吧

    別恨自己啊~~
    咱們就爭氣一點
    以後看有沒有機會自己翻...

    apipipi 於 2009/03/14 16:52 回覆

  • liebemonika
  • 我說的就是我最喜歡的ㄞㄎ的第一本"ㄇㄍ的名字" , nome 在此指的是 "名詞" 而非 "名字"呀!!! 還有翻拍成電影由史恩康那來主演的更是令人失望, 完全把 "nome"的意義本末倒置, 真不知道他們到底為了什麼要把這本書拍成電影.
  • 真的嗎?
    我看完電影和小說完全沒發現這件事
    哈哈
    不過那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當時我還覺得他演得很好呢

    apipipi 於 2009/03/19 08:33 回覆

  • michela
  • 嗯, 如果書名叫做 il nome della cosa, 也許就不會被誤譯了吧. 我也是很久以前看過那個吳氏翻譯版, 當時也不知道它的原文境不是英文.
    日後很多人批評它的錯誤, 我其實已經沒興趣了.
    最近倒是讓我不懂那個zeno的coscienza, 為什麼英文版叫做confession?
  • 孤狗的結果:
    國內依照的英譯本是較早的版本
    在2003年的新版翻譯中
    已經改成較正確的Zeno's Conscience
    (一說是義大利文的coscienza
    可譯成conscience也可譯成consciousness...)

    apipipi 於 2009/03/21 19: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