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我認為以色列的猶太人有權優越於其他人,因為他們都是種族大滅絕的殘存者。這並非畸形的想法,但是個錯誤。…我們沒準備看見他們成為一個強有力的國家,挑釁侵犯,充滿了報復心。」

「我對我自己所知甚少,但我絕對鐵定的認知到我不想站在使用武器、金錢和迫害農夫與牧羊人的文化那一邊。」

說這些話的,是義大利女作家Natalia Ginzburg,摘自Cesare Garboli為她的書「家庭絮語」(Lessico Famigliare)寫的評。這本書講的是墨索里尼時代下,杜林一個反法西斯小家庭:脾氣暴躁的科學家爸爸,天性樂觀的媽媽,與四個兄弟姊妹間的日常生活對話。瑣碎但有趣,但這不是我想講的重點。

Ginzburg是猶太人,她的猶太老公死於墨索里尼政府的迫害,但她沒把holocaust當作世人的原罪掛在嘴邊。以世人的原罪當理由去迫害另一個民族,她也無法接受。

這是我欣賞Ginzburg的地方。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