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有這麼衝動做一件事了。我只能說,很爽!

昨天跟朋友到敦煌買書。經過捷運大樓附近時,看到一棟日據時代的建築。


第一眼,我就被迷住了。


買完書,我念念不忘。隱約記得剛剛看到建築旁邊有個「咖啡廳」的招牌,於是跟朋友提議回去坐坐。這才知道,這裡就是蔡瑞月的舞蹈社。挖挖自己不可靠的記憶,只隱約記得九九年那場火。縱火者是誰?似乎到現在還沒有答案,然後,經過漫長的重建,前陣子,「玫瑰古蹟」終於重新開放了。


我是個舞痴,而且是會同手同腳、左右不分的那種。對現代舞和蔡老師的生平,也不是那麼瞭解。我喜歡的,是踏進舞蹈教室迎面來的那個味道。那是小學的暑假,爸媽帶我到大內的大姨媽、大姨丈家玩的味道。大姨丈是小學老師,住在學校分配的日據時代宿舍。那時候小孩可以玩的東西有限,但那時的我似乎只要能在地板滾來滾去、到窗口聽蟬叫、看鳳凰木,心裡就很滿足了。


我一直很想要住那樣的房子。


過了幾個夏天,大姨丈就退休了。那些宿舍聽說後來也拆了,我只記得大人抱怨過上廁所很不方便、房子裡老是陰沈沈的感覺。一直覺得好可惜。


那天走進舞蹈教室聞到的就是那個味道。從木頭地板、桁架、窗櫺透出的味道。


舞蹈社的妹妹好心的為我們導覽、看當年火災留下的一面焦黑灰泥牆、播放關於舞蹈社和蔡老師的介紹短片。我赤腳踩在教室的木頭地板上,整個人被熟悉的味道包圍,有一搭沒一搭的聽著…


回到家,決定立刻拿起電話報名舞蹈社開的課程。跳舞會同手同腳的我,只是忽然很想回味國小在大姨媽家地板翻滾的感覺…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