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確實很想知道愛情究竟是怎麼回事,但作為一個當事者,我所能看到的只是它的存在,而不是它的實質。」

羅蘭‧巴特《戀人絮語》

 




台北梅雨季節開始。很努力晾乾自己的心情,至少不要讓它發霉。

 

扳著手指數年頭,一二三四五六七啊~原來這麼久啦

 


於是我想到心臟手術與細菌感染。

我看過爸媽動過心臟手術的傷口。手術刀在胸腔劃下長長一到刀口,術後它像死掉長長的毛蟲停留在兩乳間,可是你摸那條隆起的疤、它並不痛。


細菌感染不同。為了對付細菌感染,西醫發明了一種叫抗生素的東西。它能讓你藥到病除,但前提是你得乖乖按時服藥。如果你沒有正視病情,一口氣把細菌殺光光、剩下的餘孽就會發展出更可怕的東西叫做"抗藥性"。平常天高氣爽頭好壯壯、它與你相安無事,但當你免疫力變差,它便出來作怪。這時你有兩種選擇:用更強的劑量或換藥。


我知道我是怕痛的人。所以那次生病我選擇吃藥不開刀,只是我以為症狀已經減輕、未遵醫囑就停了藥,以致於現在、在這樣的天氣,又舊、疾、復、發。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