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的真實故事,發生在西元1987年到1989年…

場景一
理化老師要那次考試沒及格的同學跪到教室第一排、脫下鞋襪,接著拿藤條猛抽同學腳底板。因為他說這樣不會瘀青,督學要查、家長要告都沒辦法。

場景二
數學老師上課上到一半,一個飛踢把坐第一排沒注意聽課的同學連桌椅一起踹了出去。後來我知道,那天股市剛好大跌。

場景三
班導拿了一把錢給一個家住善化的同學,請他買一打藤條。理由是他們家附近店賣的藤條比較耐打,而且經常有別班的老師過來借用。

場景四
英文老師在教室後方講文法,夏天的教室人心浮動、忽然老師惱羞成怒,一把抓住那根享譽全校的藤條從最後一排射到黑板,藤條垂直停留了約莫兩秒鐘掉下。


我始終無法理解。這是一所天主教學校,然而它卻也同時是一所以升學出名的私校。我們的校長是個神父,每年耶誕節全校會有化妝遊行。不過平常的日子,老師卻都在體罰學生。我們班上有許多從阿蓮、布袋、彰化來的學生,家長辛苦把小孩送到天主教學校,同時卻又拜託老師盡量打。打得越凶的老師越紅牌。我不懂,這是怎樣的邏輯?


今天在公視看了一部紀錄片《九命人》。想到那三年在書包內側劃「正」字、記錄自己被打次數的國中生活。我從來不覺得應該、也從未感激過那些打過我的老師。那時候我們還沒有森小,現在還能夠尚稱身心健全的活在這世界上,我想是因為我們都有九條命吧!

未完…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