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佩魯加,令我懷念的「台灣味」還有一道:電視。


 
一般義大利家庭,如果家裡沒裝衛星電視(義大利的cable普及率不到個位數),大概就只收得到RAI的三個頻道(Rai Uno, Rai Due和 Rai Tre),還有MediaSet媒體集團的三個無線頻道。前者是國營電視台,後者屬於義大利首富貝魯斯康尼所有,另外就是一些地方頻道或獨立電台(也就是說,在貝魯斯康尼當家當總理時,等於全義大利的主要頻道都歸他管,不難理解南尼莫瑞提會氣到自掏腰包,拍「鱷魚白皮書」(Caimano)來嗆他!)。總之,一般家裡電視的總頻道數,大概兩隻手就可以數完。這裡沒有韓劇、沒有料理東西軍、沒有吸煙煙(CNN)、也沒有張國志老師為各位股民開示…
 
有一次上課,聊到文化差異的話題,一個愛爾蘭同學說:他最不能理解的是,義大利人對益智遊戲似乎有超乎尋常的熱情,晚餐時段,家家戶戶不是看九點檔連續劇、而是全家一起玩電視猜謎遊戲,而且最莫名其妙的是,電視上每個義大利版謝震武的身旁,總要站一個(或以上的)波霸美女。

順道一提,這個愛爾蘭同學是個超帥的已婚熟男,連他都看到眼睛吃不消…

 
這些美女的工作大抵就是:串場時扭腰擺臀跳豔舞、節目進行時跟主持人打情罵俏、其他時間就嘟起嘴巴、頂著假到不行的碗公奶裝白痴(看上面「幸運之輪」的節目就知道了,天啊,誰知道這花癡女居然還曾經是北歐滑雪國家隊員!)。我喜歡Totti(義大利前國家足球隊隊長),可是很不幸的,他老婆也是一個大花瓶。我想起之前看過的一份調查:義大利是所有歐洲國家中,裸女出現在廣告中頻率最高的國家。來到這裡,才知道這份調查可信度真是百分之兩百!
 
除了各種益智遊戲,義大利電視台有不小比例的節目都是購自國外,尤其是美國。那天在電視廣告中,看到我喜歡的英國演員Hugh Laurie,才知道原來他主演的電視影集House M.D.因為在義大利的Canale 5頻道(也是貝魯斯康尼的MediaSet集團所有)播放,因此小有名氣。只是除此之外,大部分的影集或節目,對習慣選擇眾多的台灣cable觀眾(我)來說,實在看不太下去(啊~真懷念台灣的日本台、康熙、女人我最大,還有大喬小喬的說文解字…)。
 
延續愛爾蘭同學的問題,我最不能理解義大利人的就是,既然他們也同意這些電視節目垃圾,可是,包括我房東,每天下班回家,還是躺到沙發上看電視,然後邊看邊罵:罵節目爛、罵參賽者笨、罵美蒂入侵、萬物皆可罵…最後到半夜罵爽了(或轉台轉累了)、關燈睡覺。
 
這不是慢食運動誕生的國家嗎?這不是最重視生活品質的民族嗎?聽到台灣學生一天到晚掛網路還會嗤之以鼻的義大利人,也不過就是把電腦螢幕換成了更原始的電視螢幕嘛…
 
所以你就知道,當上禮拜我看到電視預告,上禮拜天、禮拜一(2/17,2/18),RAI Uno要連續兩晚播放十六世紀巴洛克畫家卡拉瓦喬(Caravaggio)的電視電影時,我有多興奮了!一來,難得看到義大利自製的文化節目(撇開那種「老頭子關起門純聊天」的談話節目不說的話),二來,我終於不用被強迫看那些整型失敗的大乃妹了。
 
為什麼RAI要拍卡拉瓦喬呢?說實在我也不太了。不過好歹在烏菲茲看過他畫的「酒神」,而且,劇中飾演卡拉瓦喬的,正是演過「燦爛時光」(La Meglio Gioventù)、「誘禍」(La Bestia Nel Cuore)的Alessio Boni。不過比較有趣的是,劇中和他有曖昧情誼的畫家馬里歐明尼帝(Mario Minniti),製作單位還真的找來一個跟本尊神似的演員(因為馬里歐先生是卡拉瓦喬畫裡經常出現的麻豆)。
 


大約四小時的節目,沿著卡拉瓦喬生前的足跡,從米蘭、羅馬一路拍到拿波里、西西里島。看完最大的感想是:原來躁鬱症這文明病打從十六世紀就有了?不過不要誤會,這節目我看得很開心:配樂美、畫面優,而且暴躁的卡拉瓦喬在片中五分鐘就發一次飆,十分鐘來一次決鬥,也讓節目娛樂效果十足。更重要的是,難得這些古早人講的義大利文我居然聽得懂大部分,終於不用像看義大利版CSI一樣,自己看圖說故事了。
 
只是,當我心滿意足看完卡拉瓦喬的生平,興沖沖的想上RAI電視台的網站補做點功課時,一點進節目網頁,卻大辣辣的給我跳出「FICTION」的大字…
 
蝦米?!是說「本片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嗎?那我這兩天蹲在電視機前是莊孝維嗎?…那…那他跟馬里歐到底是不是一對戀人?那…那他最後到底怎麼死的?
 
唉~怎麼有一種被詐騙集團呼攏到的感覺呢?


ps.照片是我翻拍這裡的地方頻道,下午時段是算命節目,一些婆婆媽媽扣應進去報生辰八字,請老師指點迷津,然後老師就搖搖鈴,擲擲骰子,嘴裡咕噥著不知道哪裡的話,不過那神情實在很像我們的股市名嘴....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