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自認運動細胞不錯,排球、網球、游泳、百米接力都玩過,可是唯獨走路這件事,似乎已經超越小腦管轄的範圍。不知道是不是大腦哪塊地方出了問題,從小我走路就經常摔跤。記得以前從我家走到隔壁鄰居家,短短二十公尺的路,我可以摔三次跤。換牙前的牙齒,不是因為愛吃糖蛀光,就是摔跤摔掉。我媽說,我那不算塌的鼻子,有一半是摔出來的。
 
長大以後,大摔的頻率減少,可是小摔還是不斷。不過像今天這種摔法,還真是久違了!!
 
血案發生時,我正跟Lisa和Davide從家附近的Todis超市買完東西,晚上快七點,走在人行道上,忽然一個踩空,兩隻腳拌在一起,接下來彷彿慢動作般(可惜我卻不能按”pause”暫停),我整個人面朝下,左上的大門牙直接對準水泥地,「砰」的貼到路面上。
 
這個慢動作發生得太快,以致於前面的Lisa和後面的Davide都來不及挽救,等我起身時,我想我的臉應該就像國劇臉譜裡的丑角吧:地上的黑泥直接印在我鼻子和嘴巴上,一旁經過的一個義大利女生看得目瞪口呆。


 

不過牡羊座愛面子,起身後還不忘搞笑。摸摸牙齒,嗯,一顆沒少,擦掉國劇妝繼續往前走。回家才發現膝蓋破皮流血。不過想想,比起當時摔跤的那股氣勢,這樣的傷應該算是輕微了,只是…
 
我、那、ㄟ、甲、呢、衰、小朋友!
 
觀世音啊,我是不是資料沒有登記完整啊?還是台灣神跟義大利神沒有私交,怎麼我出國前那麼誠意拜過了,還是沒有被保佑到?!決定改天去問問佩魯加的守護聖人羅倫佐先生和艾柯蘭諾(Ercolano)先生,看我是不是已經登記有案,要不然,母啊,鐵牛運功散就免寄啊,趕緊去廟裡幫我安個太歲!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