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耶誕大概是這幾年過得最瘋狂的一個晚上了!
連續四十幾個小時狂歡,現在有種hyper過後的虛脫。果真不該裝年輕!

故事的開始要從星期六清晨說起。我照常四點半起床上班,為了晚上連看六小時的電影「燦爛時光」,原本前一晚應該早點上床,無奈夜貓子習性又摸到很晚。下了班趕緊回家,想利用上義大利文前的三小時空檔補眠,好不容易入睡,偏偏五樓兩個過動兒又開始吵。放棄午睡後趕緊起床泡咖啡,匆匆趕去上課。下課後被切割剩餘的時間,已經不容我再小憩,因為還有「酸菜白肉鍋」之約。

「大連風味館」是之前一直想吃但沒機會試的,老闆娘據說是東北人,老七樣是他們配好給我們沾的。過西洋節、吃中式圍爐,感覺也不錯,還在那裡點到了勵進早已不做的「血腸」。

吃完鍋,離開演一個多小時,得找個地方窩,決定先到西門町備戰。只是,跑了南美咖啡、蜂大、甚至史塔爾巴克斯,居然找不到一家營業超過午夜12點的咖啡店。或許我們已經太習慣24小時營業的書店、24小時的量販店、24小時的KTV、24小時的便利商店了…哀怨著這城市對咖啡族不夠友善的同時,我們決定直接殺到in89,幸虧戲院裡有咖啡館,老闆幫我們請走了一桌吃檳榔的、一桌打瞌睡的,讓我們坐了下來。

12點進場前,戲院廣播說:因為人太多決定換到大廳播放,請觀眾重新劃位。買了預售票的人、群情激憤包圍住售票小姐,一陣混亂後,戲院決定照原座位入座,可是已經重新劃位的人又與預售票的位子重複,簡而言之就是戲院超賣,觀眾倒楣。不過本小姐心情好,換成平常應該就學貝里尼跳上椅子了。我們在大家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瘋狂拍照、搞自拍,樂得像去遠足的小朋友。



拖了將近一個小時,電影終於開始放。六小時的片,一點都不覺得無聊,還順便回味了幾個月前走過的Tascana、Firenze和Roma。之前看過Marco Tullio Giodana另一部片I Cento Passi後,跑去誠品翻了一下義大利戰後簡史,雖然有點幫助、不過不影響對劇情的理解。

走出戲院果真已經天亮,當初決定退票、改看戲院招待的「無極+金剛」的兩位編劇朋友也剛好出來。正如我預料,無極之難看,聞天祥的影評差不多都點到了!走在清晨的西門町,讓我想到陳昇「不再讓你孤單」的MV。可惜我們沒空演MV,因為中午還有一頓耶誕大餐要吃。

這樣寫,似乎有點像在記流水帳。只不過當初也沒想到行程會卡這麼緊,電影是早就訂好票,後來擠進耶誕午餐也覺得還好,只是最後冒出來的「如果‧愛」首映魅力太強,怎麼累也不能錯過與金城武近距離接觸的機會。

中午的耶誕大餐as usual,又是吃到一個飽到不行的境界。眾食客吃完還可以打包回家,正港是「有甲又有抓」。



午餐散場已經四點多,匆匆趕赴小巨蛋與另一位資深Takeshi粉絲會合,分配好工作內容:我負責數位相機,他負責DV攝影。這時星光大道上除了各家電視台SNG車,人群已經開始聚集。第一位下車的周迅引起一陣騷動,待眾人發現不是金城武後立刻平息。不久第二輛保姆車駕到,我只能說,現場宛如外星人降臨地球,因為,Takeshi的氣質,已經像是不屬於這個星球,我想,蔡康永也會同意我的說法。(事實上,我記得他也說過類似的話。)

為了取得最佳攝影位置,我做了生平從未做過的事:攀到樹上取景,結果把才剛做好的反布希T恤也弄髒了。(當然,為了Takeshi,這些都是值得的…)至於台上主持人陶子說什麼,其實我根本聽不進去。DV組粉絲十分盡責,拍得八分鐘特寫鏡頭—除了一小段明顯因為臂力不足鏡頭下垂而漏勾。



首映會設在小巨蛋二樓的冰宮。音響座位都不甚優,電影本身也是。開演不到一小時,睡神就找上門,偏偏冰宮寒氣逼人,想睡又睡不著。霎時覺得,之前首映禮上的人造雪,馬戲表演等等,都是要轉移對片子的注意力。

如果說,張東健在「無極」裡像包租婆飛起來那幕,未來可望列入華人影史的「笑話經典」,那麼「如果‧愛」恐怕連這類經典都挑不出來。戲中戲的鋪排老調沒有新意,台詞的中文程度可悲得可以,片中幾幕在水中的戲累贅而作做。更慘的是作為一部歌舞片,詞曲卻是它最大的敗筆(很像抄襲林夕失敗的作品)。我真的很想問電影公司的人,你們在推片的時候,真的認為這是一部好電影嗎?不過沒關係,反正池珍熙的角色就是搶韓國日本市場(雖然劇情裡硬凹他是墮入凡間的天使),配了音或上了外國字幕,沒人知道台詞有多爛。

身為金城武迷,我必須承認,一部爛的電影,連外星人都沒辦法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ipipi 的頭像
apipipi

夏卡變成貓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