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我也得了資訊焦慮症。


為了七月的義大利行,最近每天平均六、七小時掛在網路上。從住宿、機票、查到租車優惠。雖然已經有幾個明確的參考網站,無奈網路就是這樣,往往幾個
link相連到天邊,主題就拐了好幾個彎,想知道自己剛剛到底要找什麼資訊,只怕回首來時路、已是荒煙漫草;要不然,就是看著工作列下方連開了一、二十個視窗,卻怎麼也想不起當初開它的用意;「我的最愛」也一樣,裡頭躺了一堆我最愛的Bookmark,卻早已忘了愛它的理由。或許我不是聰明的”googler”吧,不甚有效率的搜尋過程,總搞得我頭頸酸痛、心情沮喪。

記得十幾年前、第一次出國自助旅行,從決定地點到坐上飛機,只花了不到兩星期,而且中間還隔了一個農曆過年。那時只帶了一本LP(此LP可非阿山哥的LP喔!)和幾個電話號碼。150幾公分的身高、背著60公升的大背包,從後面看不到頭,那些老外以為背包自己會走路、嚇都嚇死了。那時候沒有上網訂房、沒有用search engine找資料,根本連三個W”都沒有(window 31已經是最先進的作業系統),但那兩個多禮拜還不是照樣玩得很深刻?(不能說很盡興或很有趣,因為當時的我正處於大失戀、坐在雪梨歌劇院的階梯都會掉眼淚。只因為過年前在台灣看了戀戀情深(”Who’s Eating Gilbert Grape?”),才當下決定出國散心,至於為什麼是那部片?Don’t ask me.

已經忘記當初哪來的衝動(或勇氣?)了。套句有點聳的slogan,當時旅行真是出於一種「生理需求」吧。但到底旅行的意義又是什麼?想想,到了佛羅倫絲、沒看到聖母百花大教堂又如何?到了威尼斯,不能只坐在小旅店喝espresso、哪兒都不去嗎?錯過聖家堂、又算不算去過巴塞隆納?

這次聽說羅馬的扒手有著世界級的矯健身手,網路各種防扒招數讓人還沒出國、心臟就被hijack了好幾次,可是被扒又如何?只要命還在就好。也曾經半夜穿過柏克萊的People’s Park、半夜從曼哈頓回皇后區,半夜還在雪梨downtown閒晃,事後面對眾人略帶恫嚇的訝異眼光,也不曾覺得應該害怕。至於這次義大利,可想我將錯過的一定比看到的多,反正風景萬千無法窮盡、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告訴自己,我的焦慮或許只是出於半個處女座的龜毛性格作祟。旅行前的資訊恐慌症,等到飛機降落羅馬機場、就會自動痊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ipipi 的頭像
apipipi

夏卡變成貓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