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有人問我送老外什麼茶
如果只認識紅茶茉莉花茶的  我就請他們去天仁或王德傳
也不是他們的茶不好  只是橫豎他們也喝不出普洱包種東方美人
就像硬要把臭豆腐或麵線往人家嘴裡塞 畢竟也不是挺禮貌
吃吃鼎泰豐 有一定水準 賣相服務也好 餐廳又乾淨 醬就好了
 
這次同學從挪威回來 說有賣茶的挪威朋友指名要她帶文山包種
聽起來是有吃臭豆腐的實力  於是我直接畫了老吉子的地圖給他
深怕店面樸素容易錯過  還附上了電話地址

因為  每次想喝好茶 我總是會想到老吉子
也因為這樣的人 這樣的店 讓我想了解 到底製茶是怎麼個製法
所以  我和同學報名了老吉子鄭添福師傅的製茶體驗課程
P1100340.JPG

(上圖:鄭師傅用鐵砂掌炒菁)

 

說是體驗課程  其實真的是給我們這些扇班族"搵豆油"的
(茶菁事先準備好了 炒菁的鐵鍋有人刷  揉捻有人出力
連午餐晚餐宵夜 都有人幫我們"傳"得好好的 )
因為 實際製茶的辛苦 真是要苦上好幾倍
可說也奇怪  我從沒看過製茶時的鄭師傅 皺過半次眉


 P1100285.JPG

單薄的身形  浪菁的手軟得像絲  糅捻時卻極有力道
我們戴著手套還喊燙的炒菁時間
只看他練就鐵砂掌的雙手 在鐵鍋剷啊剷
本人暗自揣想師傅舉辦製茶體驗  其實是想從中找出他的接班人吧
可惜我們這些中看不中用的都市人 應該很讓他搖頭吧~~
(事後師傅居然誇我們班是歷來程度最整齊的...
不知道是不是說..."整齊的爛"?
但我想師傅這摹老實  應該說的是真話吧是吧是吧)

不過製茶過程  鄭師傅不斷重複的一句話 就是
每個人做出來的茶都有不同的味道
你用心做 茶也會用心告訴你
P1100329.JPG

印象最深刻的 是在炒菁之前
師傅要大家關燈閉眼 站在茶菁的面前
感受高低音符的不同茶香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同學有人帶了大提琴邊做邊拉的關係)

採茶聽巴哈無伴奏.JPG

啊~~(心領神會般)  原來Do的茶和Si的茶 是不會混成Fa的~
不過我們這些製茶門外漢 多半只有相對音感
不知道像鄭師傅那種製茶的絕對音感 是天生還是培養來著


阿嬤讓我看手上刀片.JPG

記得之前去竹北玩  茶廠老闆娘哀怨現在很難找採茶工人
一天工資一千多  還要忍受中暑和刀片毀容的危險
我發覺  不只採茶  做茶也不輕鬆  應該說非常不輕鬆
即使掃光午晚餐外加宵夜  我還是做到體力快透支
抱著兩包自己做出來的茶  我在回台北的車上昏睡過去
兩隻手貼滿撒隆巴斯才去睡覺 睡前還默念好辛苦好辛苦好辛苦

可是現在 我又想報名參加下次的製茶了~
鄭師傅說的果然沒錯  自己做的茶  人家出兩萬元都不賣
(出兩千萬我考慮考慮...  哈哈繼續做白日夢吧我)

P1100344.JPG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