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每次都愛說自己有早發性痴呆,但碰到這種事,忘性強也是好的。這幾天心情總算稍稍平復,可以談談在羅馬的悲慘遭遇。
 
話說這不是我第一次在義大利掉錢包,但損失比起上次,這回我可真的是損失慘重:三張信用卡、兩張提款卡、一千歐元旅支,外加幾乎一個月薪水的歐元、美元現鈔,對了對了,還有一張兩百元的skype-out啟用密碼。
 
事情怎麼發生的,到現在還不是很清楚。因為抵達羅馬才清晨五點,機場冷清得有點恐怖。因為從機場到Perugia的巴士要九點才開,也就是說,我得一個人拎著二十幾公斤的行李在機場等待四個小時(四個多小時,哈!看著吧)。


 
或許是老天爺要我先提前適應義大利的「慢活」生活吧,在這裡,很多事都急不得,因為很多事都說不準。先說我要搭的巴士吧,沒站牌、沒時刻表,根本不知道要到哪裡搭車。問了information的人、又問了其他司機,每個人給的答案都不一樣,最後決定不要相信官僚,事實證明,我只對了一半。
 
出國前,我跟Lisa(已經在Perugia三個月的台灣朋友)約好:我搭九點的巴士,她十二點四十五到Perugia的巴士站接我。我還特地上網check,確定班車時間無誤。不過顯然,義大利政府和企業e化程度還不夠:到了羅馬機場,我才發現當天因為是假日,得等到十二點半才有車。這下又得多等三個多小時,還得通知Lisa。此時我的精神已經開始進入彌留。等我意識到不對勁,是身旁忽然有人用中文問我:小姐,你有沒有五塊錢零錢可以換給我?
 
我搜了搜包包,連回答他的時間都沒有。不知道什麼時候,錢包已經不見了。整個人慌了,不斷在機場亂跑,怪的是,我完全哭不出來。這樣胡亂衝撞了半個多小時,終於接受錢包找不回來的事實。不管是自己丟的還是被扒,這時只能乖乖地跟警察報案。

連清海無上師都保佑不了我
 
拿了報案「一聯單」,除了毫無用武之地的五百多塊台幣,當下我真的是身無分文。在淒風苦雨中(那天羅馬氣溫只有攝氏四度),天殺的大姨媽還來攪和。當你以為世界上最慘的事莫過如此,嘿,老天爺就是有別的辦法整你。話說我當時已經萬念俱灰,拿報案單等待坐霸王車,但是明明十二點半的巴士,等到快一點還是沒動靜。後來有兩個一起等車的義大利兄妹(後面會出場,請耐心等候)告訴我,剛剛有人打去巴士公司問,原來今天是元旦,不發車!!
 
你、老、師、卡、好、咧!
 
不管,打定主意坐霸王車,這是你義大利欠我的。我那五萬多塊,就當是繳給你當保護費吧!當下決定投靠義大利兄妹檔,改搭火車。
 
等抵達Perugia,已經天黑了。一路上多虧Paola和Mauro這對兄妹接濟(Mauro是Perugia大學的大一生,Paula平時住布魯塞爾,這次是來Perugia找弟弟玩),我就死皮賴臉跟著他們:哪裡轉車、哪裡買票…這時我已經沒有CPU可以處理這些事了,就算他們要把我賣掉我也不介意…不過這對Sardegna來的兄妹家境顯然不錯、不缺這筆錢,還堅持請我吃東西。本人無以為報,只能拿出在台灣買好的小禮物相贈:故宮小藥盒和手機吊飾(請看前兩則的照片)。
 
看到Lisa的第一眼,我幾乎快哭出來(可能是這裡濕度低,我還是沒擠出一滴眼淚)。她揹了一袋的食物和水,我忘了問她,是不是早就預見我的悲慘遭遇。
 
好樣的,義大利,接下來三個月,我絕對要把那五萬多塊錢討回來!

 

更多照片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ipipi 的頭像
apipipi

夏卡變成貓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