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學義大利文的人真的很可憐。」這是我和同學討論後的一致心得。




「你好面熟…」通常這是我到新補習班上課第一天的第一句話。
「你是不是在OGGI上過課…?」如果回答否,下一句就是:
「那是在歐協囉?」如果否,還有下一句:
「那我是在歐美亞?還是輔大城區部看過你?」


通常問到這裡,你們大概就可以開始認親了。因為十之八九,你們一定上過同一個補習班的課,認識同一個義大利文老師,或者參加過同一個義大利與台灣人的聚會…


真的,比起其他歐語,在台北要找到學習義大利語的管道,真的很難。補習班就那麼幾家。到外文書店,義大利語教材經常是上頭積滿灰塵,旁邊偶爾還會有個臨時架或「類資源回收區」,擺著特價古董「卡帶」,翻過來看出版年份,大抵是民國八字頭的那種。要是三生有幸真的讓你看到新版的教科書,在你掏出小朋友之前,也還是得猶豫再三,因為上頭的價錢實在很不friendly…


再說到環境好了…阿屁真是羨慕學法語的人。每年台灣進的義大利文片,大概一雙手可以數得出來,運氣差一點,一隻螞蟻就能數得出來。我覺得台灣的片商或影展選片人實在有點挑食,不過也不能全怪他們,「拜金女」要不是有Audrey Tautou加持,票房大概也不會太好,歐洲片在台灣,本來就很難推…


阿屁個人的義大利語求學經驗,就是一部血淋淋的歷史。流浪過四、五個地方,除了老師回國或離職的因素外,最常碰到的就是班上同學越來越少,最後課開不成,只好打包開始尋覓下一個落腳的地方,因此同一本課本的同一課,我可以連上三次...。至於同學們陣亡的原因零零總總:音樂系的學會了發音就掰掰了、出國念設計的也申請到學校走人、有義大利男友或老公的終究也會遠走義鄉,剩下的:學生要考試、上班族要加班…最後好像就我、成了彆扭的存在:也沒義大利的另一半,也不盡然是為了留學或工作…那我到底所為何來?


請相信我,我絕不是怪力亂神的人,這點我得先聲明。但在冥冥之中,在幾世輪迴中,在不可說的某種玄密之中…我就是覺得”italian”很親切。在這裡要區別一下這個字的三種意義:義大利文、義大利人和義大利的(種種…),我指的是第一種,至少一開始是。這種熟悉的親切感是學過德文、法文、甚至英文的我沒有過的。


當然,真的學了義大利文後,也不是沒有過誤上賊船的感覺。尤其開始學到義大利文八個時態、七個式態、21種動詞變化,這才知道,原來「發音」還只是最小兒科,根本比背ㄅㄆㄇㄈ還簡單,虧我還到處跟人炫耀我的彈舌音…


可是,賊船都上了,你能怎樣?其實老實說,船上的海盜還蠻帥的,海上的風光也很美,so far,這段旅程堪稱賞心悅目,雖然寂寞了點,不過反正我本來就討厭跟人群擠。我沒什麼既定行程、沒有一定要到的目的地,不過我倒是很想知道,這艘賊船最後會開到哪裡…


    全站熱搜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