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吃到暌違兩年的"carppaccio agnello"!! (這是Dorina給他取的義大利名!)




回想兩年前的北京行  印象最深的  除了每天有吵不完的架、走不完的路
老北京的食物   會讓我一再想念的不多  洪運軒是其一

2006年底  坐車經過南京東路與東興街口  意外看到熟悉的招牌
"洪運軒"?  不會吧...
東來順出來的那位北京老闆  也走"個性派"經營
到台灣開分店  不像是他會做的事
但..."洪運軒"?  這名字也太巧了點

經過大陸台僑輾轉打聽  謎底揭曉
北京洪運軒在南二環與南三環附近的那家店面  房東打算收回
剛好一位在北京待了十多年的台商  之前跟老闆接洽了許久
該說是"誠意感動天"嗎?  終於讓他盼到天時與人和
北京老闆傾囊相授獨門的老七樣醬料給台灣老闆
台灣老闆也幫北京老闆把店搬到了城中央的前門
記得在北京  醬料是老闆的堅持  涮淡了立刻幫你換上新的
在台灣  老闆得意的說  他們的醬就跟北京的一個味道

可惜天時人和  台北的洪運軒  似乎少了地利
如台灣這般需要媒體吹捧的美食環境  讓木訥的老闆頗無奈
正如許多難吃的店一家一家開  大家排隊排得心甘情願
但一些開了十幾二十年的老店  不是找不到人接手
就是因為"無法順應時代潮流"而關門大吉
留下來的  味道變得不三不四

吃習慣台灣涮羊肉的人  可能會不習慣洪運軒的湯頭
因為北京人習慣用清水涮肉  湯裡最後留的都是精華
唯一的非戰之罪是  台灣無法進口內蒙的羊
台北洪運軒改以紐西蘭綿羊取代
不過老闆在加工處理的用心  彌補了這部份的缺憾
尤其  就我所知
台北洪運軒應該是目前台灣唯一一家提供"生羊肉沙西米"的涮羊肉店
台北店不像北京用的是精肉  但冰鎮過口感更為綿密
(請看上圖,肉的處理可看小米缸的介紹)

現在我最大的憂慮是
北京來的洪運軒遇上台北食客的水土不服
我可不希望  以後想吃carppaccio agnello還得飛到北京
決定下次再去捧場...





    全站熱搜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