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前參加了生平第一次品酒課程。

老師是須家寧,台灣第一位獲得「英國倫敦葡萄酒專業教育學院」(Wine & Spirit Education Trust, WSET)進階品酒師執照的女品酒師。除了性別,我們只有一個共同點:酒量不佳,喝了酒都跟關公一樣。當然,她的味蕾要比我靈敏得多。

這天試的,是智利酒莊Caliterra的酒,Terra在西班牙文就是土地,cali是quality,也就是說,該酒莊頗以他們莊園的土質自豪。上課前,每個人的座位已經擺好七個酒杯(兩白四紅,一杯開水),前端攤著一份品酒筆記,看起來頗專業。至於照片左右兩邊的金屬缽,是讓我們倒掉喝不完的酒。想當然,我左右坐著兩個酒鬼,那個缽,當然從頭到尾都是乾的!



說實在,當初認真地在筆記上寫下「酒體」、「酒香」、「丹寧」程度...爬滿一堆品酒的心得,但現在任憑我如何回憶那些酒的味道,腦海中似乎又退化到僅剩「順與不順」的簡單形容。這讓我想起很久以前看過的一篇馮光遠寫的文章。不知道那算不算我的品酒啟蒙?



    全站熱搜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