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一個人散步到國父紀念館看高第展,看完一個人散步回家——幾個月來少有的好心情。

親眼看到高第的作品是一九九五年。四個火象星座的女生跑去西班牙、法國自助旅行半個月。其實旅行很多細節早已遺忘,要不是這回在展覽中又看到聖家堂、奎爾公園和米拉之家…
先是畫面、然後有聲音、氣味,那年夏天的記憶一點一點回來…像是拼貼,其實有些部分自己也不確定裡頭有幾分是真實,又有幾分是從其他的記憶借位…
我想起我走上奎爾公園的階梯,那天陽光很毒,我在有噴泉和綠樹的中庭,坐在馬賽克的長椅上休息,一點都不想移動屁股…
然後想起我們要到奎爾公園前的那段斜坡路…當時我心想:高第真有童心、蓋出這麼可愛的糖果屋,但我並不知道,那其實是奎爾將賣不出去的集合住宅改建成的公園…事實上,多數高第設計的建築,不是蓋到屋主破產,就是跟業主撕破臉,要不就是客戶無法接受…
還想起我們從地鐵站冒出來,穿過馬路來到聖家堂前,那時我們也不知道那個車水馬龍的路口,竟是高第被撞死的地方…
不過有件事我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到底我們當時有沒有登上那幾座至今仍未完工的尖塔?到底是整修沒有開放?還是只允許參觀某些地區?
所以說,記憶真不是可靠的東西啊

不過那天看展覽除了回憶,還是有很感動的經驗。在介紹聖家堂的影片中,有個88歲的老繪圖員接受訪問,他說他在聖家堂工作超過半世紀,裡頭五百多幅圖都是他畫的。高第喜歡將拋物線用在建築結構中,這在現代數位建築中,只要電腦一個指令就可以完成,不過老先生堅持(他指指他的頭),所有的圖都在他腦中。當年幾個接手聖家堂的建築師、甚至建造委員會的主委,已經有好多人比他先離開人世。他說他知道自己健康也在走下坡,可是只要來到這裡繪圖,他就完全忘了身體的病痛…我好像看到晚年過著隱士生活的高第,還有他臉上那種神聖虔誠的表情…


    全站熱搜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