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幾年前到京都玩,在清水寺附近意外走近一家居酒屋。傍晚有點陰冷,昏黃的室內沒坐幾個人。朋友當中一個酒國豪放女點了一壺熱sake。老闆不多話,端出一個玻璃杯。裡頭除了sake,還多了一樣在台灣沒看過的東西。那是我第一次喝到加了河豚鰭的清酒。河豚鰭烤到微焦,輕咬下去口感酥脆,泡在酒裡慢慢沁出一種香氣。很久之後我才知道,這就是日本人說的FUKUHIRE SUI(豚鰭水)。回來台灣,慢慢開始接觸日本酒。吟釀、大吟釀、燒酒、清酒。我私下揣想,那次喝到的豚鰭水,應該是老闆給有緣人的「撒米司」,居酒屋獨有,太像樣的餐廳還吃不到。只是,去過台北幾家日本家常菜餐廳,到現在還是沒有機會重溫那天在居酒屋喝到的味道。我還在等、或許哪天老闆看我順眼,會給我特別的「撒米司」。

    全站熱搜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