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什麼時候?台灣的義大利料理流行自己蓋起土窯了
印象中”土窯”還停留在與'雞'連結的年代(聽起來好A...)
後來Han’s Pizza在卡車上打造土窯 在雲林賣起pizza
最近謝宜榮師父從義大利訂了窯  也在天母賣pizza
可土窯就只能烤pizza嗎? (除了土窯雞以外...我好愛土窯雞是不是)
窯燒說穿了 其實只是一種烹調方式  魚、肉、義大利麵...
義大利許多菜加上"AL FORNO" 便是爐烤或窯燒做法

00.jpg

(上圖是巴勒摩百年老店Focacceria San Francesco的窯)

至於這次進窯(子)的主角  是義大利麵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wwhome_logo2.jpg

記得之前安東尼波登的節目說過,紐約米其林餐廳要價上百美元的餐,其實都不是出自那些大廚之手,而是廚房裡許多非法打工的墨西哥佬。

每年,中南美洲有幾十萬人試圖穿越邊境進入美國,「下一站,美國」,講的是一群teenager的故事。

當台灣的teenager正為升學壓力苦惱,或還沉迷在魔獸與萌系動漫時,十三歲的墨西哥倆好凱文和費多想的,是他們的美國大夢──他們要搭上大家叫「怪獸」的火車,前進Estatos Unidos!

alg_which_way_home.jpg

途中,凱文和費多遇見阿狗和他朋友,四人決定結伴同行。萍水相逢的,還有稚氣未脫的歐佳和佛雷迪,兩個都才九歲、因為要去明尼蘇達尋親而走到一塊兒。來自宏都拉斯的、是十歲的卡洛斯,還有要去美國找父親的羅薩里歐、艾洛伊…

他們當中,有的父親先去美國打天下,有的臨走前丟給妻小一個夢、卻從此一去不回。總之,他們身邊總有親戚、親戚的朋友、朋友的親戚…在美國賺錢。有人因為思親而偷渡、有人想幫家裡改善環境、有人因為跟繼父處不好,有的,像阿狗,根本連個家都沒有。

「偷渡」,對他們其實是很模糊的字眼。但他們很清楚如何執行這個計畫:火車到哪裡轉車、換車,哪邊的條子最黑最狠、到哪裡會有貝塔組織的人幫忙,沿路上經驗老到的大人,還會面授機宜。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旅途上的「怪獸」,不只是火車。

canvas.png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管弦樂團不會帶來和平」,巴倫波因這麼說。

從一開始,巴倫波因就很清楚,和平從來只是想像,只有了解,才有近乎和平的可能。而他選擇音樂作為手段,因為那是他唯一、也最熟悉的語彙。

normal_59119a7aef96f7097654e45e2bf1b0aa.jpg   

又到了年底影展季節,今年看了一些、也翻了一些片,除了「告白」,能讓我「心抽一下」的電影並不多;比較喜歡的幾乎都是紀錄片,像是「薩伊德的和平狂想曲」、「下一站,美國」、「我為琴狂」…

 The-Ramallah-Concert-Knowledge-Is-the-Beginning-West-Eastern-Divan-Orchestra-Barenboim-B000BS6YBA-L.jpg

「薩伊德的和平狂想曲」的故事從一九九九年開始,一個以色列猶太音樂家(巴倫波因),一個是巴勒斯坦學者(薩伊德),兩人找來以巴傑出的年輕樂手,共同組了「東西會議廳管弦樂團」,他們最終的希望,是回到自己的故鄉中東演出。

這場在拉馬拉(巴勒斯坦西岸城市,也是當年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拉法特被圍城的地點)的音樂會,讓大家等了六年,薩伊德竟沒能親眼目睹,就在2003年過世了。

04.jpg  

中間的障礙不是沒有。特別是對向來只會用音樂發聲的音樂家來說,政治是太複雜的東西。片中有一場巴倫波因在以色列受獎的演說,他引用以色列獨立宣言,批評以色列藉著興建屯墾區侵佔巴勒斯坦領土的行為,結果當場和以國教育部長槓上。而樂團的樂手,一開始也避免碰觸以巴這塊最敏感的話題。一名小提琴手甚至在訪問時拂袖而去。

在阿根廷出生的巴倫波因,決定親自走一趟拉馬拉。他才知道,巴勒斯坦人每天要花八、九個小時,無數次搜身,才能走完以前只要十幾分鐘的路程,那種寄人籬下的痛苦。(因為以色列在每個重要路口設置崗哨,以防止所謂的恐怖攻擊。)他在拉馬拉的獨奏會上,一個巴勒斯坦女孩告訴他:「you are the first thing I saw from Israel that is neither a tank or a soldier.」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Monreale遠眺巴勒摩市區

轉過艾曼紐二世大道與Marqueta街口,一陣令人作嘔的馬尿味撲鼻而來。這裡是巴勒摩,西西里的首府。很亂、很髒、治安也不太好,可是比起我們之前造訪的卡塔尼亞(Catania)、西拉庫沙(Siracusa),這裡或許更「西西里」。

別誤會,在名品店林立的Ruggero Settimo路,還是有許多巴勒摩好野人。還沒到打折季節的HOGAN,店裡依舊擠滿試鞋的貴婦。在百年老店Antico Caffé Spinnato,還是有貌似電影明星的大美女坐在中庭喝茶聊天。可是巴勒摩還有巴洛洛市場、還有許多南亞非洲雜貨店,而黑手黨(Cosa Nostra)也依舊瓜分著巴勒摩25個行政區的地盤。

 P1110208.JPG

抵達巴勒摩那天,教宗本篤十六世前腳剛走,市中心的路障還沒完全移開,交通管制也未解除,我們糊里糊塗闖進了市場內的小巷。那一刻,我以為自己來到了北非。跟車子幾乎要貼上的,是黑壓壓的一群人。我們一車黃皮膚、開著賓士C系列的亞洲人,招惹來許多不甚友善的目光,我本能地確認車門是否鎖好,一邊焦急尋找出路。終於折回艾曼紐大道,呼,眼前一片光明。

P1110134.JPG

他們說,沒來過巴勒摩,不算來過西西里。可是現在回想,我很難形容它是如何的西西里。說實話,那天走進富奇利亞(Vucciria)市場,攤販收的收、關的關,眼前景象跟西西里畫家古圖索(Renato Guttuso)油畫中那個富饒的地中海市集,相去實在甚遠。我不知道其他按「圖」索驥的旅人,是否跟我一樣有點失望。

P1110213.JPG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