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9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之前曾說過以色列不應該存在,還質疑納粹屠殺猶太真實性的伊朗總統艾馬丹加(Mahmoud Ahmadinejad),今天應哥倫比亞大學的邀請前去發表演說,結果遭遇場外的猶太團體抗議。以色列外長Tzipi Livni罵他"His hatred…are based on extreme ideology."

是誰說,「當你比著食指罵人,另外四根指頭是指著自己」?

納粹屠殺猶太是事實,不容否認。至於以色列該不該存在,就還有討論空間了。只能說,它是國際政治角力後的既成事實。以色列說,他們要在巴勒斯坦土地上建國,因為一本兩千年前的宗教法典(聖經),稱這裡稱為「應許之地」;但是如果不是美國在聯合國主導決議案,加上多次戰爭佔領的土地,又怎麼可能會有今天的以色列?

最近剛看完張翠容寫的「中東現場」,好幾次看到義憤難平、甚至落淚。不過別搞錯,我落淚的對象不是以色列人。Holocaust死了六百萬猶太是沒錯,但有沒有人想過,自從1948年以色列建國後、被慢性屠殺的巴勒斯坦人有多少?這裡的「慢性屠殺」,指的是以色列封鎖巴人進出關口造成的民不聊生與醫療體系崩潰,這還不包括三不五時的飛彈攻擊,以及多次不讓國際組織調查的難民營屠殺(西岸的傑寧、黎巴嫩的夏提拉和薩布拉...)。

是因為大屠殺的集體記憶太過分明,讓以色列猶太時時懷著恐懼,他們的敵人不是阿拉伯鄰國,也不是巴勒斯坦人,是他們自己的恨意。憑什麼一個狂人希特勒的錯誤,必須要由另一個民族來承擔?

以巴的糾結太深,沒人說得清,當然更不是我一個什麼都不是的小蘿蔔能仲裁。只是在媒體待這麼久,我太瞭解這些齷齰的伎倆:今天艾馬丹加被美國描述為一個狂徒、恐怖份子,但說實在,我倒看不出他比布希壞在哪裡。同樣發展核武,為什麼以色列就不被貼上「邪惡軸心」的標籤?(It's the interests, stupid!)今天,任何同情巴勒斯坦的人,就要被扣上反猶帽子、被罵是恐怖份子的同路人:因為所有詮釋權都在美國和以色列手上!他們有龐大的媒體優勢和精良的武器,巴勒斯坦人有什麼?他們只有起義的石頭、老是瞄不準的火箭砲,還有賤命一條。

我沒辦法像張翠容,每次寫寫總會淪為意氣之詞。只不過,如果有人願意更瞭解巴勒斯坦人的困境,我願意將手邊相關的書(包括「中東現場」)送他,唯一的條件(或請求)是,看完請送給下一個人。瞭解,或許是和平的開始。起碼這是我能做的。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第一次去長灘島(Boracay),第一次旅行踢到鐵板…

去義大利前的最後一個長假,我在九月中和研究所同學去了一趟菲律賓的長灘島(Boracay)。本來以為躲過了韋帕颱風,一到那邊就可以當我的比基尼女郎。誰知道…在島上待了五天,就給我下了五天雨。悶得慌了上網看衛星雲圖,還是一片讓人絕望的灰。菲律賓受熱帶低壓的影響遠比我想像的大,這回我學到教訓了:當旅遊書、路人都告訴你現在是雨季的時候,不要太鐵齒。

不知道是因為第一天抵達就淋到全身濕透,還是第二天去Mandala飯店按摩吹了風(奇怪,在shower旁擺了洗髮精給人家洗,卻不給我吹風機吹乾是怎樣?!),到長灘島的第二天我就開始酷酷掃。偏偏我過敏藥、神奇紫草膏、曬後舒緩面膜、頭痛藥、保濟丸都帶了,就是沒帶感冒藥。跑去藥丸買成藥,比手劃腳雞同鴨講終於讓我看到認識的字:phizer(賣藍色小藥丸那家),一顆12披索買了一手,好東西要跟好朋友分享啊!

雨下到第三天,終於悶到最高點,決定賭一睹運氣。西邊的white beach風雨飄搖,如果東岸也這樣我就認了,乖乖呆在好不容易訂到的NAMI私人度假villa把我的「白城魔鬼」看完算了,反正度假是出來放鬆,那就給他放個夠,也不要勞心勞力去浮潛了。想不到到了bulabog beach,雖然沒到萬里晴空的地步,海面卻是平靜無波,心中暗醮了好幾聲「早知道」。急著下海來個長灘島第一泡的我們,也就任由船夫宰割,反正價錢不至於太離譜,而且就算船東出海翻臉把我們丟包,估量我們也還游得回去,談好價錢就上船了。

第二次出海,有同行認識的台灣朋友談到好條件。包吃包釣外加海上紅娘服務,價格還跟昨天一樣。「海上紅娘」是我自己加的,因為我們的「二副」帶著美眉浮潛回來就被她煞到了。果然,年紀有別待遇也有差,歐巴桑(我)三兩下下海,游半天也沒人理我,本來看到船長划獨木舟來找還暗自竊喜,以為人家擔心我的安危,想不到他一開口問的居然是同行另一個男生。

大概是受夠這爛天氣了,最後僅剩的出海時間,儘管海面開始狂風大作,我們還是堅持走完行程。於是你就看到:騎水上摩托車的、玩滑翔翼的、玩fly fish或sailing的已經全部收攤,連島上最大族群高麗棒子也通通不見蹤影,只剩下我們一葉扁舟在茫茫大海中搖晃,船上八個觀光客牙齒打顫還拿著釣線當姜太公,堅持玩夠本!

如果爛天氣算是我們踢到的第一塊鐵板,那馬尼拉就是第二塊。

菲律賓人辦事,大概沒有所謂「效率」兩個字吧!從我們剛抵達提領行李到要離境出海關,大抵就是一個亂字。請告訴我:國際機場設了三道安檢關卡,三個警察做了同樣的三件事(比對護照與機票名字),而最後海關檢驗證照那位晚娘,卻從頭到尾沒看我的臉就蓋了章,這是要防哪一國的白痴恐怖份子?

最令人挫折的是叫小黃,不,在馬尼拉,它可以是小綠、小白或小紅。在馬尼拉的計程車招呼站,我們居然叫不到計程車?!明明我們就在當地很夯的mall門口,可是外面大馬路上空車一輛接一輛,就是沒人要開進來載客。好不容易有車進來,又不見得願意載。你們汽油是很便宜嗎?問問身旁一個日本人,他也搖搖頭不懂老菲的邏輯。

至於食物,每次萬念俱灰總能讓人重新對生命燃起希望的食物,唉…說來我們在長灘島最常造訪的,卻是一家義大利餐廳。還好…還好西班牙殖民留下了烤乳豬(Lechon),應該是我們這回吃到最好吃的菲律賓菜吧…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螢幕裡的邊緣性格角色,總是特別吸引我。

像是Travel&Living頻道最不像美食節目的美食節目「波登不設限」。主持人Anthony Bourdain把他成為廚師的歷程寫在「Kitchen Confidential」一書中,可是最吸引我的卻是前面章節、他放浪形骸的年輕歲月。他不如大舌頭的Jamie親切,過多D、F、A開頭的字眼讓他的旁白經常被消音,可是如果你看到他被以色列砲火困在黎巴嫩那集,你會動容...

還有影集House M.D.的Dr. Gregory House,一個個性乖戾、但醫術高明的醫師。他不來醫病倫理那套、或者說,他有自己一套醫病倫理、不照行政程序走、不經營人際關係、吃止痛藥成癮,還有嚴重的社會適應不良…最後一點,跟我有點像

飾演Dr. House的英國演員Hugh Laurie有人或許覺得面熟,不過「一家之鼠」那個爸爸的角色,實在很難讓人將House M.D.的他聯想在一起。

剛看第一季,是朋友從網路當漏給我,可能是因為專有名詞太多,大陸網友的翻譯粒粒落落,後來想必是有醫學背景的網友加入翻譯群,專業程度提升了,但是…一些俚語的翻譯還是經常讓人啼笑皆非…舉幾個例子:


He's broke:他犯規了
You want a dirty magazine:你要一本髒髒的雜誌嗎
It's his natural son:那是他正常的孩子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喔~我愛夏天~
每到夏天我要去海邊~~
海邊有個漂亮高雄妹~~



唱這首歌的人現在好像已經跑去開飛機了
可是今年到現在  我沒還去過海邊  感覺很彆扭...

夏天就要這麼結束了嗎?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看到台上的羅大佑嘶吼
時空彷彿從2007年的國際會議廳
一下子回到1983年、還沒燒掉的的中華體育館

說"回到"其實不正確
因為1983年那場演唱會  我不在現場
那年 我還在唸國小
在家聽"現象七十二變"  用的還是那種電視、收音機雙機一體的歌林(?)舊電視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