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02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Oct 26 Wed 2005 19:51

那兩盒煙放了三、四年了吧,從信義路一直跟我到現在的家。一盒是曾經最喜歡的Parliament,一盒是大陸帶回來的紅塔山。

總以為自己哪天會再打開來抽。一直放到都潮了,還是捨不得丟;即使知道真點了、自己也無法忍受那霉味。

像是monument,標註著某個年代。那些想抽就點,沒煙也不會犯癮頭的日子。

所以每次朋友用嫉惡如仇的眼神看著吞雲吐霧的人,我總是在一旁當個豎仔。

於是不抽煙的日子,我開始蒐集跟煙有關的歌。

許美靜「你抽的煙」,KTV必點。還有…
陳珊妮,ciacia都是smoker。我從她們的歌,獲得替代性參與。
你沒聽Sandee說,咖啡廳裡最重要的,就是椅子、咖啡和煙?
我甚至很無聊地算過,ciacia兩張個人專輯至少就有三首煙的歌。

對了,非馬路消息純廣告,ciacia新EP開始賣了!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如果有一天,你被迫失去一種感官能力,你會選擇?

失明、失聰、失語、失智,你要哪一個?


很久以前就開始想這個問題,真的很認真的想過。如果是在盛年,如果這輩子我不幸還有幾十年要過,我想我會選擇失語。(儘管我一直認為,我最先失去的可能是sanity…)


讓我噤語看這世界,I can live that.
只能還能聽,失聲我也可以接受。


想想,語言真是最可以被捨棄的東西啊。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