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Oct 26 Wed 2005 19:51

那兩盒煙放了三、四年了吧,從信義路一直跟我到現在的家。一盒是曾經最喜歡的Parliament,一盒是大陸帶回來的紅塔山。

總以為自己哪天會再打開來抽。一直放到都潮了,還是捨不得丟;即使知道真點了、自己也無法忍受那霉味。

像是monument,標註著某個年代。那些想抽就點,沒煙也不會犯癮頭的日子。

所以每次朋友用嫉惡如仇的眼神看著吞雲吐霧的人,我總是在一旁當個豎仔。

於是不抽煙的日子,我開始蒐集跟煙有關的歌。

許美靜「你抽的煙」,KTV必點。還有…
陳珊妮,ciacia都是smoker。我從她們的歌,獲得替代性參與。
你沒聽Sandee說,咖啡廳裡最重要的,就是椅子、咖啡和煙?
我甚至很無聊地算過,ciacia兩張個人專輯至少就有三首煙的歌。

對了,非馬路消息純廣告,ciacia新EP開始賣了!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如果有一天,你被迫失去一種感官能力,你會選擇?

失明、失聰、失語、失智,你要哪一個?


很久以前就開始想這個問題,真的很認真的想過。如果是在盛年,如果這輩子我不幸還有幾十年要過,我想我會選擇失語。(儘管我一直認為,我最先失去的可能是sanity…)


讓我噤語看這世界,I can live that.
只能還能聽,失聲我也可以接受。


想想,語言真是最可以被捨棄的東西啊。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發現這枝筆的過程也是意外。那是幾年前去東京的TokyuHands閒晃時買的「小物」。日本人的「小物」哲學,實在不得不讓人崇拜:分工之細、做工又好。防腋下流汗,有專門的墊子;連飛機上防鼻腔乾糙,也有專門增加濕度的口罩。就這樣東買西買,你不知不覺花的錢,都可能可以買個名牌包。

回到正題,因為本人粗枝大葉,每次吃飯都好像顏面神經不協調、老是掉東落西,而且彷彿莫非定律般,越是穿好衣服吃飯,就越容易沾得一身,所以從小我都不敢買白色的衣服,因為少數幾次經驗告訴我,「白花」沒穿幾次就會變「百花」。自從知道有「去漬筆」這種東西後,便開始了我的瘋狂蒐集購買史,管他三管一體的、分油性水性的、專治頑強污垢的、美國製的日本製的,只要逛街看到我就會買一條來試試,只是每次的效果都不優——直到我遇上神奇去漬筆。

它沒有性別(油性水性皆可),所以不管沾到菜漬、湯漬還是咖啡漬,通常一滴下去就有「淡班」效果,接著你只要回家把衣服丟進洗衣機即可。每天帶著它,吃飯的時候就會安心許多。可想見,當第一支夢幻去漬筆用完之後,我有多麼悵然若失。很慚愧的是,我卻連它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我曾經在網路上試圖用公司名稱「河口株式會社」去尋找,但沒什麼結果,標籤上日本倫取的英文產品名…我又完全看不懂),最後我只好留下它的屍體、托朋友回Tokyuhands找,但是不知為何並沒有找到;終於等到西門町開了台灣第一家Hands(台隆手創館),只是依舊沒進我的夢幻筆。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聽到了我的心聲,在親嘴吃毀N件衣服後,前幾天信義三越A4開幕、第一次到頂樓的Hands閒晃,我終於再度發現了它的身影!已經不記得當初在東京花了多少錢買它,只知道當下本小姐立刻展現出貴婦狂刷海洋拉那的氣魄,衝到櫃臺結帳。

當然,真正的貴婦才不會買這種窮酸人家用的小物;就算要買,應該也要一口氣刷個一萬支吧!(事後我很懊悔、又有點杞人憂天地想:光買一條好像真的太少了…我果然不是當貴婦的料啊…)可是一百多塊的去漬筆,讓我心情high了好幾天。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