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4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週末到中山看姪女的社團成果發表。攝氏三十幾度的四月午後,一群年紀只有我一半的高中生,嘻嘻鬧鬧進入大禮堂。除了來捧場的家長,我看我應該是現場唯一、年紀也最大的"閒雜人"吧!像是想抓住青春尾巴、又像是要彌補乏善可陳的高中生涯,我讓自己融入現場的重低音裡。


「我那三年都在幹嗎呢?」想想除了家裡、社團,我的生活圈似乎跨不出中正紀念堂的啦啦隊、軍歌排練和榮總的游泳池,最多最多也只是到士林夜市和圖書館。那時候每天一定要做的不是K書,而是到晚上十一點儀式般地打開電視,看「波城杏話」、「洛城法網」影集。別人早已逛爛的萬年,我直到十多年後才第一次踏進去。

那是網路還沒進入尋常家庭生活的年代,「援交」這個外來語還沒出現,「手機」還是一種叫做「大哥大行動電話」的稀有財,高中生髮禁也還沒開放。當時我的玩樂基因尚未被啟蒙,學校唯一和熱門音樂有關的社團是俗稱海鷗(意思就是:進去就像放鳥,沒人管你,打混用的)社的「音樂欣賞社」。

看著眼前這群高中生:女生每個頭髮都用造型捲髮器seto出宛如Mina雜誌裡的模特兒美少女,男生用髮雕髮膠髮蠟抓出沖天怒髮,腳底蹬的是泡泡糖顏色的細跟鞋或PONY、Royal Elastic板鞋。這時,一個穿著露背蝴蝶袖上衣、打扮超成熟的女生從我面前走過,問過人才知道她也是中山學生。唉,少女拼命想轉大人,大人努力要裝年輕。到底這場時間競賽的轉折點是什麼時候?25歲?30歲?不管怎樣,現在的我都不可能再當前者了,所以「誠品好讀」管我們這種人叫Kidult,泛指「彼得潘症候群」患者,直譯就是五、六年級生。不過我也沒啥好抱怨的,我們沒有歷經「推甄」、「學測」,不用面對社會現實更早入侵校園的殘酷,沒有作為現在高中生的許多煩惱。Kidult有adult的經濟能力、沒有kid的煩惱,我還是做人甘願點。「青春」嘛!不過是一種懷舊氣氛。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google搜尋引擎打入他和她的名字,又開始一場歇斯底里的自虐。久久發作一次。
我到底想知道什麼?或者說我害怕知道什麼?
知道他回來台北了,跟我共處一個城市。曾經在腦子裡演繹過千百回合的情節,如果真的上演,我還是會像以往一樣、心像是被「揪!」的扯到地上嗎?
或許我跟母親一樣有精神耗弱的傾向,腦筋轉啊轉就是轉不出來。已經再沒膽量讓朋友看到不爭氣的自己。
人都有脆弱的時候吧,我這麼縱容自己。看著自己幾年來寫的東西,盡是濕答答的灰。

都怪台北今天下了雨….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不知道走了什麼衰運 被我碰的電腦一台掛過一台
加上經濟拮据 又要開始過稿債纏身的日子...

勞工影展的牙買加紀錄片 翻得我有點心力交瘁
常常都是這樣 翻完route181也是
每天處理國際新聞 偶爾會寫到IMF、世銀和第三世界國家簽署經濟協議
但是美聯社、路透社並不會鉅細靡遺告訴你這些協議對當地人民的衝擊
(當然更不用說國內媒體追求的"標竿"-CNN)

雖然我從來也不相信世銀貸款對改善這些國家的貧窮有什麼幫助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