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禮拜我又投訴了兩名惡司機。一個開公車,一個開捷運。

發現自己越來越容易生氣。看有手有腳的歐巴桑霸住博愛座,氣!看店員對自己賣的產品不夠專業,氣!看車子轉彎不讓行人,氣!連上禮拜坐自強號回家掃墓,看到有歐吉桑霸住扶把、害買了坐票的小弟弟不敢靠背、正襟危坐了兩小時,我也氣!為什麼大家都不生氣?這點我更氣!

不知道大家最近這半年有沒有走過火車站前?紅衫軍原來聚集的地方,現在人潮散去,但還是有位老兄會風雨無阻舉著倒扁旗幟,每每有路人走過,他就會咆哮幾聲聽不太懂的口號。

都是「偏執」。

包括之前我寫過那位街頭塗鴉男。上個月,我發現他的足跡竟然遠至故宮。

我們(我、倒扁男和塗鴉男)在做這些事的時候,一定都認為自己是對的。

你說禮讓博愛座、檢舉惡司機,本來就是對的。可是如果對錯都那麼容易判准就好了。

我總覺得,人的脾性就像稻穗,一旦彎了就不可能打直,而且只會越來越彎。就像偏執一開始都不叫偏執,而是「堅持」、或,更好聽點,叫「擇善固執」。

偏執若能反省還有得救,就像稻穗綁枝木條、駝背穿件鐵衣,那腰桿就不會再彎去。我最怕的是,當自己的堅持成了偏執,卻還是認為全世界都錯、只有我一個人對。那樣的偏執,好可怕。

我真的很怕自己變成那個倒扁男,真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ipipi 的頭像
apipipi

夏卡變成貓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