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說吧!I’m obsessed with obsession. 所以一看到我的好友xixiojun在網誌上的留言,立刻加入串連,順便把一幫親朋好友拖下水:信義區酒后Sofa、人在北京的小北京、麻吉弟弟、Ivy大廚,還有愛莉莎...

So, here’s my confession….

結果好像也不用多加思索就列了洋洋灑灑一長串。我想就算這項串連行動繞行地球一圈再回來,我還是可以繼續表列。(只是這麼多年,我一直以為這些不過是自己的「習慣」,哪知道在別人眼中卻成了怪ㄆㄧˋ。難道這就是所謂「某甲的肉是某乙的毒藥」嗎?)

 

Obsession No.1(聽起來像不像仿冒香水的名字?):本以為只有我才有近乎雨人那種奇怪的走路習慣,直到我看到小說「布魯克林孤兒」裡的那個患有「妥瑞氏症」的主人翁。這種近乎強迫症的怪ㄆㄧˋ有幾個表徵:比方走在大理石地板時,如果我的左腳踩到石板間的縫隙、我的右腳一定也得踩一次,不然我會渾身不舒服。或者,兩色交錯的磁磚地板,左腳踩到的A色磚的次數和右腳必須相等或相近,同樣的,左腳踩到B色磚的次數也要跟右腳相等或相近。這些都還好,比較困擾的是,我連游泳的時候,如果左手肘不小心撞到臉或身體,右手肘一定也要來一下才覺得均衡,為了這個怪ㄆㄧˋ,我已經好幾次不小心喝到水

同樣的怪ㄆㄧˋ也發生在寫新聞稿時,如果文末有一、兩個字被擠到最後一行,我也會覺得很彆扭。這時我會想盡辦法刪字或灌水,就是不讓那幾個字落單。

Obsession No.2:上廁所、睡覺前一直要看有字的東西,不管是書、廣告傳單、雜誌或信用卡繳費單,如果看書,我一定得從第一頁翻到最後一頁,從感言、自序、譯序、推薦序、導讀、本文、譯註、附錄到參考書目—即使是看到一半就不喜歡的書。可想見,能讓我放棄這個怪ㄆㄧˋ的書,還必須得有點「能耐」,比方「傷心咖啡店之歌」。


但容我為這個怪ㄆㄧˋ申辯一下,基本上,這都是因為牡羊座討厭浪費時間的習性所致。現在想想,這個習慣從小就有,還害我討來不少打


記得小時候、每次吃頓飯我都得吃上快兩個鐘頭,非得屁爸把棍子搬上桌,我才會含著淚、迎合地動幾下嘴巴。因為我始終覺得,既然吃飯時只用到那張嘴,其他的器官放著不用豈不浪費?眼睛可以拿來看書,耳朵可以拿來聽電視,兩隻腳還可以走來走去,這樣不是有效率多了嗎?!同樣,既然自知不是一黏到枕頭就打呼的那種人,在床上翻來翻去橫豎也是浪費時間;同理可證、上廁所不過也只是「閒置器官再利用」。況且、現在沒人拿棍子架著我吃飯睡覺上廁所,我這個怪ㄆㄧˋ越發不可收拾


只是說到看書的怪ㄆㄧˋ,我還有個難以啟齒的疑問,只是一直得不到科學的解答。(誰能回答,我願意再自爆一個怪癖!)

從小只要到圖書館、租書店、西低店或錄影帶出租店,不知道到底是因為陳列方式或店裡某種特殊的氣味,我總是不消幾分鐘就會湧上一股「ㄣ」意。深受其擾的我,一直到20幾歲以後,才找到跟我同病相憐的人。



Obsession No.3
:吃東西習慣把喜歡的料留在後頭。吃湯餃,我會讓水餃皮與水餃餡靈肉分離,從皮、餡、最後到湯。比方牛肉麵,我會先吃麵、再喝湯、最後吃肉,以此類推


不過這個怪ㄆㄧˋ自從發生「茶葉蛋事件」後,現在已經收斂許多。話說國中有次吃晚餐,我強忍著口乾舌燥把一個滷得熟透的茶葉蛋蛋黃啃完(超~討厭吃蛋黃的),正準備好好享用辛苦收成的那美麗深咖啡色的蛋白,這時屁爸一雙筷子過來將我的蛋白搶去直接下肚,阿屁眼淚當場飆出來,從此每次吃茶葉蛋,我始終揮不去蛋白被搶走的陰影


Obsession No.4:開車喜歡蹺腳。前提:當然開的要是自排車。記得最誇張的一次:左腳還直接伸出窗外吹風。說實在,我頗為自己這個怪ㄆㄧˋ得意,因為它給我一種「開車技術好像很好」的錯覺。原來,我在十幾年前就很「台」,只是跟台客不同的是,他們喜歡開窗伸出刁著煙的手,我喜歡伸出我的左腳。



Obsession No.5
:ㄟ,這個可不可以保密?或許等這項串連行動繞地球一週後,我再考慮公諸於世,因為講出來實在太丟臉了,就好像我認識的朋友中,有人習慣上大號一定要脫光光一樣,講出來就形象恐怕全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pipipi 的頭像
apipipi

夏卡變成貓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xixiojun
  • 哈哈哈。我跟你相反,吃東西一定從最喜歡的先吃。因為<br />
    我非常恐懼自己的肚子會先被討厭的食物填滿,所以一定<br />
    先吃為快呦。
  • apipipi
  • 所以我現在學乖了<br />
    either好好守護自己的食物<br />
    or先把好吃的食物吃掉<br />
    後者有個好處,這樣一來你吃到的永遠是剩下食物中最好<br />
    吃的....
  • littlemikan
  • 你...我...<br />
    好...算了...我們千萬不能互掀瘡疤...
  • sofa92
  • 原來我也被點名玩這個游戲....後知後覺~~~<br />
    待我好好想一想,再來發表.<br />
    我比較好奇的是<br />
    第五項的答案是啥米?????<br />
    <br />
  • jefflin097
  • 版主自己都說了,第五項的答案,大概和廁所或浴室內的行<br />
    為有關吧, 哈哈<br />
  • YP
  • 有沒有人跟我有一樣的怪癖阿, 就是會對某些文字的串連很<br />
    敏感. 例如看了阿屁的這個怪癖篇, 就是對這句特別在<br />
    意 : "阿 屁眼 淚當場飆出來"...
  • Alisa
  • 我側睡的時候喜歡抱著東西(比如說大的布玩<br />
    偶)睡覺, 可是這是不得已的, 因為, 我的腰不<br />
    舒服, 可不要誤會ㄋㄟ
  • apipipi
  • 要知道第五個怪癖,請拿你們的怪癖來交換!(限女性)<br />
    其實有些人應該已經知道了吧...<br />
    只不過跟浴室、洗澡、上廁所無關就是了...<br />
    sorry囉傑夫林... 讓您失望囉....<br />
    <br />
    YP...你才應該寫寫你的怪癖...本版可以讓你發表...
  • 麻吉弟弟
  • 哈哈,終於有時間可以上來灌個水,詳細閱讀過諸位前輩<br />
    的怪癖,覺得這個世界似乎有很多地方不停的在反抗所謂<br />
    正常化的現象,或者小弟我稱他反正常化的微小革命運<br />
    動,當然這無法跟切拉瓦格那種發誓要讓共產主義充斥整<br />
    個南美洲的這種豪氣相提並論,不過悄悄的,這樣的精<br />
    神,居然已經如莫名其妙就流行起來的台客運動般由地下<br />
    化游擊行動,轉而成為全面性的地面反攻。妳可以想像水<br />
    管理所有的蟑螂都爬出來的那種景象嗎,對,就是這種感<br />
    覺。為了搭上這股靜悄悄的熱潮,我也要貢獻出我個人微<br />
    不足道的怪癖一,<br />
    妳有沒有這種經驗,當妳打算步行過馬路時,妳只願意將<br />
    腳踩在畫有白漆部分的斑馬線上,這樣的習慣我還記得是<br />
    我剛升上國小三年級時,一次放學回家過馬路時突然發明<br />
    的一個小遊戲。大家知道的,剛升上國小三年級的學生,<br />
    已經無法像二年級時那樣中午就放學回家玩耍,這樣的不<br />
    適應,迫使我幼小的心靈中需要找到一個抒發的管道,這<br />
    個遊戲,提供我這樣的出口。於是,他就一直跟著我到現<br />
    在。有一次,我等待了一個長達兩分鐘的十字路口的人形<br />
    號誌燈亮起感人的綠燈時,興奮的以一種多年來訓練而出<br />
    的高難度動作跟節奏一步步踩在乾淨的白色斑馬線條上快<br />
    素優雅的通過這個路口,就在通過這個路口一半的距離<br />
    時,赫然發現,最後的那五道白線到哪去了,天呀,沒有<br />
    白線的斑馬路口是這麼一回事?妳有看過沒有屁股沒有花<br />
    紋的斑馬嗎?我們的公路局真該抓起來打屁股,太不盡責<br />
    了,這樣我怎麼過馬路呀?無助的我站在路中間,楞了兩<br />
    秒鐘,心想,不,沒有白線的地方不叫人形斑馬線,拒絕<br />
    著地,我決心只能將體能發揮到極致,對,我要跳過去。<br />
    估算了一下距離,大約離路邊的人行道還有兩公尺,應該<br />
    可以跳過去,於是我奮力一跳,以一種近乎劈腿的姿勢越<br />
    過這段沒有白線的馬路海峽,正準備迎接這成功著地的喜<br />
    悅時,忽然聽見一道撕裂聲從褲底傳來,對沒錯,我的褲<br />
    子破了,接下來的,諸位觀眾可想而知,我只好閃閃躲躲<br />
    的就近尋找一間最近的服飾店,以一千塊的代價買了一件<br />
    新的褲子,再度回到令人傷心的馬路上。<br />
    妳一定會好奇我後來還是繼續堅持我的怪癖嗎?答案當然<br />
    是肯定的。畢竟從小學三年級累積到今天的堅持可不會因<br />
    這小小的挫折而動搖的。也因為如此。當晚,回到家的第<br />
    一件事,也就是上公路局的服務網站,寫了一封措辭強烈<br />
  • 麻吉弟弟
  • 啊,我好像寫太多了!!
  • 麻吉弟弟
  • (續接上一篇)<br />
    電子郵件,信的內容詳細的描述缺了一角的斑馬線會如何<br />
    影響國民生產力進而導致亡國,要求限期改善斑馬線畫線<br />
    品質。並將此信寄到局長的專屬信箱中,這我才安心的上<br />
    床睡覺。那天夜裡,我做了一個美夢,夢的內容我忘了,<br />
    只記得夢裡的城市到處都是劃的整整齊齊且清清楚楚的斑<br />
    馬線,這樣的美夢。
  •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