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的中式麵食集訓成果,第一次在Perugia接受考驗,做的是牛肉餡餅。
 
其實,一開始學麵食的目的,說來頗政治正確:好聽點就是敦睦邦誼,平平兩個麵食國家,當然要交流一下。後來,又多了更實用的功能:填飽肚子又滿足思鄉的胃。現在?嘿嘿…如果有機會,或許開家中餐廳也不錯。
 
每次經過Perugia的中國餐廳,我都很想衝進去跟老闆說:你可不可以讓我重新設計菜單和菜色?不要讓人家覺得,中菜就老是那個樣,中菜餐廳就老是給人廉價、難吃的感覺。真的,光看餐廳外面那幅破敗的裝潢,要我是外國人,壓根都不想走進去光顧。炒飯、炒麵、水餃…喂,難道沒別的菜了嗎?!
 
曾經在某年的十月,在法蘭克福光顧一家中國餐廳,當時純粹是為了取暖想喝點熱湯,結果卻讓我喝到生平最噁的酸辣湯:亂七八糟的材料、亂七八糟的調味。媽媽咪呀,我就算鼻子塞住沒味覺,也做不出這麼一道「ㄆㄨㄣ」啊!
 
扯遠了,在開餐廳前,還是得把基本功打好。當初答應Enrico和Davide做水餃請他們,總不能太漏氣。上個月找了一天,約好到Lisa家先試做餡餅看看,抓一下義大利麵粉的感覺。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最近看到同學一直為房事操煩,我才發覺自己真的很幸運。

這間位在Monteluce區的房子,是我抵達佩魯加的第二天就找到的。隔天,我就拖著行李住進來了。所以我一度以為,一個蘿蔔一個坑,要找到自己喜歡又能負擔得起的房間,應該很簡單。


其實不然。

我忘了,其實在出發前,我也曾經因為找不到房子,焦急地到處問人、打電話。我忘了,早在更早前,同學就告誡過我,短期住宿不好找。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在佩魯加,令我懷念的「台灣味」還有一道:電視。


 
一般義大利家庭,如果家裡沒裝衛星電視(義大利的cable普及率不到個位數),大概就只收得到RAI的三個頻道(Rai Uno, Rai Due和 Rai Tre),還有MediaSet媒體集團的三個無線頻道。前者是國營電視台,後者屬於義大利首富貝魯斯康尼所有,另外就是一些地方頻道或獨立電台(也就是說,在貝魯斯康尼當家當總理時,等於全義大利的主要頻道都歸他管,不難理解南尼莫瑞提會氣到自掏腰包,拍「鱷魚白皮書」(Caimano)來嗆他!)。總之,一般家裡電視的總頻道數,大概兩隻手就可以數完。這裡沒有韓劇、沒有料理東西軍、沒有吸煙煙(CNN)、也沒有張國志老師為各位股民開示…
 
有一次上課,聊到文化差異的話題,一個愛爾蘭同學說:他最不能理解的是,義大利人對益智遊戲似乎有超乎尋常的熱情,晚餐時段,家家戶戶不是看九點檔連續劇、而是全家一起玩電視猜謎遊戲,而且最莫名其妙的是,電視上每個義大利版謝震武的身旁,總要站一個(或以上的)波霸美女。

順道一提,這個愛爾蘭同學是個超帥的已婚熟男,連他都看到眼睛吃不消…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Perugia的街道有個特色,是我到這裡才慢慢發覺的。
 
它的特色不在於蜿蜒崎嶇,而是它命名的方式。


 
當然,和台灣的中正路、中山路一樣,加里波底(G. Garibaldi)、加富爾(Cavour)和馬志尼(G. Mazzini)三個義大利的建國英雄,也被當成路名,每個地方幾乎都找得到,而且都位居要衝。比方像羅馬的特米尼(Termini)火車站對面的大馬路,就叫Corso Cavour。
 
這些路名在Perugia一條也沒少,沒啥好說的。還有一些以當地名人的街道,像是平圖里喬(Via Pinturicchio),像我住的叫Via Francesco Moretti莫瑞提街(和義大利導演藍尼莫瑞提同姓),這位莫瑞提就是佩魯加十九世紀的一個藝術家,擅長彩繪玻璃。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先聲明,可別檢舉這張照片,我並不是在猥褻財神爺,而是要取出藏在裡頭的信用卡和提款卡…那是我姐細心策劃的撇步,剩下的一個多月時間,我的全部花用就得靠這三張卡片了…)
 
義大利的郵政惡名遠播,似乎是眾人皆知。不過真要發生在自己身上,還是會讓人抓狂。
 
話說在羅馬遺失錢包的我,雖然有補發的旅支和老姐匯的錢應急,可是要知道,現在可是全義大利瘋狂打折的季節。想想我的ZARA、還有想買的錢包、衣服…那種想買而不能買的鬱悶,讓我每次經過貼滿SALDI(Sales)的櫥窗,都很想一頭撞上去…這時真覺得,信用卡才是女人的好朋友啊…
 
還好,經過整整一個月,我終於收到了補發的卡片。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想想,這好像真是我第一次在國外過農曆年。
 
雖然佩魯加外國人大學有很多中國和台灣的學生,不過大年夜(2/6)這天,學校並沒有放假,很多人早就打定主意翹一整天的課,因此平常禮拜三,語音學中文組的教室通常坐得滿滿的,這天卻只來了三、四個人,包括我。
 
不過學校倒是安排了一些新年活動。下午三點是中日學生聯合音樂會,由音樂史的老師Ragni負責鋼琴伴奏。只是大家本來以為至少會唱些新年恭喜的應景歌(雖然平常在台灣都聽到耳朵流膿,在這裡卻不那麼討厭),結果…
 

怎麼唱的全是義大利歌?這還不打緊,歌詞不是sospiri(嘆息)、piangere(流淚)就是morire(死)…呸呸呸,他們是不知道這很觸霉頭嗎?我想起之前有一次在新竹吃喜酒,入場音樂放的居然是陳昇的「把悲傷留給自己」…是怎樣?!餐廳老闆是新娘的前男友,存心搞破壞嗎?!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從小就沒有偏財運,偏偏我又愛湊熱鬧,每當樂透加碼、總彩金金額飆上新聞時,就喜歡跟人「一券在手,希望無窮」。我不貪圖頭獎,每次都說只要中個二獎就很高興,可是老天爺卻頂多給我個二星,我記得沒錯的話,要有錢領還得多一顆星…
 
自從在羅馬機場丟了錢包後,同學就叫我去買彩券(不知道這是基於什麼邏輯,是說,這種機會實在太「千載難逢」?還是我需要沖沖喜?)。這個念頭讓我一直耿耿於懷,每次經過tabaccaio(賣報紙、香菸、郵票彩券的店),我都要偷瞄一眼。但是因為兩年前在羅馬被店老闆白眼的經驗不太愉快,讓我一直不敢提起勇氣進去買。(話說那回我用了各種樂透的發音,試著想讓他理解:lotto、loteria、lottery、樂透、髏頭…,當時我還沒學義大利文,老闆一直搖頭,硬是把上門的生意往外推。)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義大利的大樂透叫SuperEnalotto,是全國性的,各地還有自己的小樂透。SuperEnalotto的玩法跟我們很像,只不過是從1到90選6個號碼,開獎時會開出六個號碼外加一個特別號,六碼全中就是頭彩,六碼中五碼加特別號是二獎,五星則是參獎…以此類推,一歐元起跳可以選兩組號碼,至於可不可以包牌,抱歉,這個義大利文太難,我還沒有能力研究…
 
昨天我終於鼓起勇氣,走進了學校旁邊的tabaccaio,因為我看到外面小黑板的金額已經累計到快一千萬歐元(後來證明老闆有誇大之嫌,這所謂「上看」一千萬,其實只有七百萬…),想想,一千萬歐元和台幣將近五億,雖然比不上西班牙的「肥王」(The Fat One),或美國的「威力球」(PowerBall),可是只要二獎、二獎就好:只要我中個二獎,老娘馬上高薪聘請一個義大利帥哥24小時伴讀教義大利文,然後租車包司機從北義玩到南義…
 
義大利人果然沒耐心,我還沒開口跟老闆報我的明牌,他就用電腦幫我選了兩組號碼(套句廣告詞:是電腦ㄍㄧㄥ、ㄟ喔)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