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朋友部落格一篇拒看台灣新聞台文章的連結,知道王建民拒絕台灣媒體採訪的消息,第一個念頭是想知道媒體報不報、會怎麼報這個新聞,於是就在奇摩新聞找了找。這是搜尋的結果:

東X:王建民在球場上投球時,有目標也有責任,他不僅坦然面對自己的身世,更用同樣的態度在球場上表現,對於一切的狀況都能從容應付。
X廣:王建民的經紀人張嘉元接受X廣訪問時說,洋基隊支持王建民此一決定,也提供一切必要的協助。王建民訂台北時間星期六凌晨在波士頓先發,迎戰波士頓紅襪隊。張嘉元表示,王建民心裡難過,但是情緒穩定,將以最佳狀況出賽。
聯X:據了解,洋基高層完全尊重王建民的決定,台灣媒體甚至連記者會都沒有發問權,就算人在場內採訪,想要接近王建民和他聊天,也會被球團人員阻擋,不管如何,這對「建仔」也是一種損失。
T台:T台駐紐約特派范XX:「目前來講要等一段時間,看看將來情況,是否改變。」

奇怪,好像這時候阿民講的都不是他們?那難不成我看到嘟在阿民嘴巴前面那些mic牌都是電腦特效?還是七月撞到鬼?
政客與(新聞)媒體才真是台灣社會的亂源啊!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前天一個人散步到國父紀念館看高第展,看完一個人散步回家——幾個月來少有的好心情。

親眼看到高第的作品是一九九五年。四個火象星座的女生跑去西班牙、法國自助旅行半個月。其實旅行很多細節早已遺忘,要不是這回在展覽中又看到聖家堂、奎爾公園和米拉之家…
先是畫面、然後有聲音、氣味,那年夏天的記憶一點一點回來…像是拼貼,其實有些部分自己也不確定裡頭有幾分是真實,又有幾分是從其他的記憶借位…
我想起我走上奎爾公園的階梯,那天陽光很毒,我在有噴泉和綠樹的中庭,坐在馬賽克的長椅上休息,一點都不想移動屁股…
然後想起我們要到奎爾公園前的那段斜坡路…當時我心想:高第真有童心、蓋出這麼可愛的糖果屋,但我並不知道,那其實是奎爾將賣不出去的集合住宅改建成的公園…事實上,多數高第設計的建築,不是蓋到屋主破產,就是跟業主撕破臉,要不就是客戶無法接受…
還想起我們從地鐵站冒出來,穿過馬路來到聖家堂前,那時我們也不知道那個車水馬龍的路口,竟是高第被撞死的地方…
不過有件事我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到底我們當時有沒有登上那幾座至今仍未完工的尖塔?到底是整修沒有開放?還是只允許參觀某些地區?
所以說,記憶真不是可靠的東西啊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台灣媒體愛湊熱鬧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平時哈瑪斯政府財政危機、巴勒斯坦難民營的新聞編輯不愛、觀眾不看,現在以色列黎巴嫩打得火熱,熊熊才給他派記者去,這就叫「現場直擊」!請問記者對中東情勢瞭解多少?對這次衝突起因又瞭解多少?

今天熊熊看到最愛湊熱鬧的某台傳來「以色列衛星獨家」,新聞內容是以色列民眾每天躲砲火。為了增加親赴火線的臨場感,記者得把牆上幾顆小洞,套上最聳動的形容詞、成語、
whatever。然後把海法的以色列人形容得好像我倆沒有明天,溫暖的家被真主黨一手摧毀,如此這般。

哈!不過就是不敢上到最前線嘛!要是真想採訪這次的以黎危機,有種就跟
NHKBBC、中央台的記者一樣,到黎巴嫩首都貝魯特、黎南的泰爾(Tyre),或是發生以軍屠城的小鎮伽拿(Qana)。在那邊,你恐怕找不到那些小彈孔,因為全部的建築都被以色列炸毀炸爛了!那邊的黎巴嫩人也不用像以色列人躲防空洞,因為他們根本沒地方躲,現在,公園就是他們的家,而且這些還是比較幸運的人!

有種,去醫院看看那些沒藥等死的黎巴嫩人!有種,去前線看以色列怎麼轟炸在大樓裡避難的老人和小孩
(Qana屠殺事件)!有種,去採訪人道走廊被以色列切斷、等不到救援抵達的紅十字會人員!

就是因為沒種又愛湊熱鬧,記者只敢留在以色列。因為沒種又搞不清楚狀況,只能看圖說故事掰得天花亂墜。因為沒種又沒做功課,最後只能用沒常識又模擬兩可的安全牌做結尾。因為沒種又缺乏自省,台灣的媒體變成了以色列的宣傳工具!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Aug 05 Sat 2006 00:11
  • 散步

Passeggiata,這是我除了「你好嗎?」、「我叫XXX」、「謝謝對不起」以外,第一個記住的義大利文單字。

如果說語言反映文化,是不是也能從字彙學習的優先順序,瞭解一個民族所重視的價值?當然我們國高中的英文課本不算,那是一群台灣的老頭子窩在和平東路的冷氣房裡生出來的東西。

Passeggiata在義大利文是散步。(嚴格來說,這個字的英譯是"walk"或"stroll",不過如果指"腳程"的walk,義大利文有別的字代替。)我想如果我們教老外中文,Passegiata肯定不會放在Lesson 1的教材裡。(我可能會先教:「老闆,來一碗鱔魚意麵!」吧,ㄏㄏ!)

Passegiata對義大利人來說似乎很重要。也對啦,每天長達三、四個小時的午休時間,很多義大利人習慣散步回家吃個飯、睡個覺,再散步回去上班。
就連上禮拜,我第一次看「梵諦岡每週新聞」
(好像是教廷每個禮拜天免費提供給通訊社的電視新聞,內容不外乎介紹梵諦岡這禮拜的活動,這禮拜天主教有哪些節日,全世界的教徒們這禮拜發生了什麼事,以及宣揚教廷對某些議題的立場之類的,不過新聞開頭最重要的,就是報告教宗這禮拜做了哪些事,接見哪些外賓等等等…),也聽到教宗本篤十六世跑到山上「散步」。(我能聽懂的義大利文有限,但我確實聽到了passeggiata這個字!)

在義大利的城市散步,確實是件舒服的事。除了一些觀光景點人潮過多以外,佛羅倫斯、羅馬甚至可以跟紐約、東京,同列在我心目中最適合散步的城市。義大利許多小鎮分舊城新城,舊城通常禁止居民以外的車輛進入,一來也是減少空污,二來也是避免汽車震動石子路面、容易破壞建築結構。(這點考量實在跟大而化之的義大利人有點格格不入!)記得在普契尼的故鄉Lucca,傍晚五點多,舊城牆上就開始出現散步的人潮,快西下的陽光拉出長長的影子,暖暖的空氣又有點風,實在很適合來點不至於流汗又能消耗卡路里的運動。我終於可以理解韓良憶在Lucca居遊時,為什麼總喜歡在晚飯前來上一段passeggiata了。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