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為什麼明明是一部浪漫唯美愛情電影,卻看得我驚心動魄、冷汗直流?
Se souvenir des belles choses—To remember the beautiful things—克萊兒在

慢慢失去記憶前寫在筆記本上的話。電影最後,她已經記不得她在松鼠療養院邂逅的

最愛。在她曾經美麗的字跡旁,是一張無法辨識的塗鴉。

非常慎重考慮去求診。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政治人物與媒體互相利用,但台灣能有多少個體育選手可以給他們糟蹋?盧彥勳是不是要等到拿下個人第一個ATP冠軍,才能給阿扁贈勳?不過放心,這一天大概永遠不會到來,在那之前,盧彥勳可能已經就跟台灣所有沒能在奧運拿牌的選手一樣,因為缺錢或運動傷害,淪落到去交小朋友打球兼課賺生活費了...


(中央社記者江珺舊金山十三日專電)享有“台灣之光” 的台灣著名網球年輕高手盧彥勳,
目前正在美國參加 ATP 職業網球巡迴公開賽。盧彥勳已經擠進全球排名八 十四名,但他遭
受經費短缺後,在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 哲的號召下,矽谷海外僑胞慷慨解囊,正在籌款協
助盧 彥勳支付高額的教練費用。
盧彥勳本週參加聖荷西網球公開賽時,敗給排名四十的比利時對手馬利希Xavier
Malisse,但六比二和六比三的成績相當不錯。這場在矽谷地區的比賽,還有六十多位科
技界的球迷,特別組成啦啦隊,為這位台灣打入國際網球ATP排名最前的職網選手加油。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記得幾年前到京都玩,在清水寺附近意外走近一家居酒屋。傍晚有點陰冷,昏黃的室內沒坐幾個人。朋友當中一個酒國豪放女點了一壺熱sake。老闆不多話,端出一個玻璃杯。裡頭除了sake,還多了一樣在台灣沒看過的東西。那是我第一次喝到加了河豚鰭的清酒。河豚鰭烤到微焦,輕咬下去口感酥脆,泡在酒裡慢慢沁出一種香氣。很久之後我才知道,這就是日本人說的FUKUHIRE SUI(豚鰭水)。回來台灣,慢慢開始接觸日本酒。吟釀、大吟釀、燒酒、清酒。我私下揣想,那次喝到的豚鰭水,應該是老闆給有緣人的「撒米司」,居酒屋獨有,太像樣的餐廳還吃不到。只是,去過台北幾家日本家常菜餐廳,到現在還是沒有機會重溫那天在居酒屋喝到的味道。我還在等、或許哪天老闆看我順眼,會給我特別的「撒米司」。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