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左派革命

 

真是老了嗎?摩托車日記才開始不到半小時,我的眼淚已經無法自主的奪眶而出。諷刺的是,導演很努力營造戲劇張力的那場戲,也就是切格瓦拉在生日當天,堅持游過隔開醫院與痲瘋村的河流、與病患慶生的那幕,我卻沒有太大的感覺。

 

沒錯,切‧格瓦拉對很多左派憤青已經成了一種icon。可是在電影院時,我腦子裡不斷跳出來的卻是八零年代的「人間」雜誌。徒步走大半天到礦場,等著一開工讓工頭像點選貨品一樣的挑選、Sao Paulo的痲瘋病人、還有片尾那些面對鏡頭的非職業演員,一如Walter Salles在「中央車站」裡的那些角色。我知道可能有人認為這是對他們的另一種剝削,至少Roger Ebert就是如此,但這並不是紀錄片,而是電影。Ebert在他的網站中給了這部片有點令人洩氣的兩顆半星。他的理由是:切格瓦拉是個偽裝成共產黨的大右派。加入古巴革命後,他也成為自己批判的那種人,而這部片之所以討喜,全是因為它「政治正確」。這點我不否認,或許這是導演取巧的手法吧!可是活在現在這個世界,你還能從哪兒得到救贖呢?誰得到權力後能不腐敗?你又該選擇相信什麼?



apipip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